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 会员文萃>>正文内容

两岸邮友一家亲

    近日,收到一封署名为“台湾陈万生代寄自台北市”的信件。封左下图上有“川人张绍先七十寿辰纪念”字样,以及张先生头像和海边的站像。令人惊奇的不仅仅是寄信人不是张先生,主要是他的肖像上了台湾个性化邮票,邮票附票上还有“古稀之庆”与“1936-2006字样”。看看信封反面的文字说明,结尾有这样一句话:“此邮票为台湾陈才生君制作相赠,并亲自从台北市寄出,特此致谢。”看到这里,我才意识到:这是张绍先先生事先在家印好信封,盖上了纪念戳(见封左上角,并亲自写好收件人姓名地址后带到台湾,并由台湾集邮朋友陈才生出资为其做了个性化邮票后,于张先生生日当天从台北投邮的。
    拆开信封,里面仅有一幅题诗与信封上字迹相同,诗曰“银发闲敲柳,枯心淡向茶.明知壶已浅,笑看落晚霞”。作为同好,他退休前曾任泸州市健康教育所所长,作为同好,他曾任市文联副主席和摄影家协会主席,还是泸州地方邮品设计家。作为多年君子之交的老友,我十分明了他的诗所言之志。我愿意抱着敬仰的心情分享他的闲情逸致。但,这里更让我感动的是台湾的陈先生。
   张先生“出自自贡盐业世家”,不是台籍人士,从他“1951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履历,我们可以推测,他也不是“台属”,当然也就没有台湾的亲戚。因此,台湾的陈先生与他既不是亲戚也不是故交,只不过是因集邮爱好为由通信而建立起来的邮友关系。一位台湾的邮友乐意为数千里之外的老人出资祝寿。固然有仰慕张先生才华的因素,但更多的应是邮情和友情。而一位大陆的退休干部居然上了台湾的个性化邮票,更使我们看到了两岸一家亲的亲情,不仅仅是宝岛邮人的慷慨大方,也体现了台湾邮政当局的开放姿态。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