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网上邮展>> 组集参展>>正文内容

在专题的展开中深入研究

    《FIP专题展集指导要点》告诉我们:在专题展集中做集邮研究,应该遵循传统集邮(邮品的展开,变体)与邮史集邮(邮票使用,邮路,邮件处理,邮戳集邮)的标准,但是,应该强调其于专题的展开之中。我对展集的修改,就是围绕专题展开在“集邮研究”上下功夫。
    一、尽可能展示对邮集的传统研究
    “专题邮集的素材,首先还是要强调邮票,特别是珍罕性高的邮票的使用。”他甚至调侃“你不要以为评审员不知道它的价格”。一位资深国际邮展邮展评审员的这番话,多年来我一直铭刻于心,它促使我为了展示每一个主题中最好的邮票而舍得花精力寻觅,花经费购买,从而摆脱了“票不够封片凑”的急于求成心里。
    本次拟参加南昌邮展的展集(图1,2),由428件素材组成,其中属于邮票类的264枚(件),占总数的61.9%,为了展示邮票的收藏与研究水平,我刻意遴选入集的“研究”对象有80枚(件),占到全部邮票的30.5%。它们几乎包括了邮票从设计、印刷到发行全过程可能发生的各种状态,如:采用和没采用设计图稿;试模、黑色印、试色、加标注等各类样票;漏印、复印、倒印,折白印,背面印等印刷变体,以及复齿,漏齿,移位等齿孔变体,还有,对子模特征、齿孔度、版别等方面的研究,甚至邮票用水印纸的展示。
    在介绍希波格拉底这个具有里程碑式人物的贴片上(图 ),我使用了一枚希腊1947年复印票(其中一次倒印)及一枚背面粘印四方连,写上“翻开历史,医学之父希波格拉底从公元460年走来。。。。。。”的说明,加上“希波格拉底之树”样票以及“生命之树”试模样票等,这些珍贵的邮票使得一人物更加神形兼备。当然,对“变体”使用上,除了重用外,还尽可能的注意到了“妙”用。如用一枚印尼套色移位与漏色票与正票画面的对比,讲述《白蛇传》中消失的白蛇(图 4);用T136《抗癌》票2-2版票中的子模特征比喻癌肿(图 5)等。这类用变体信息讲故事的贴页共有8处。
    手持双蛇杖的墨丘里是西方人家喻户晓的信使神,发行该人物主图邮品的国家之多,种类与数量之多鲜有其他神话人物能比。因此,如何选用该项邮品中的珍罕品就成为了体现作者集邮知识的一道考题。为此,我除选择了几枚19世纪的邮资封片外,还刻意做了一个“万元贴页”,展示了一套1901年希腊发行的十双联黑色样票。为了适当利用贴页面积,另外还加上了澳大利亚不同齿孔度数的同套票二枚(图 6)。
    与此同时,尽量运用故事中所涉及人物与事物主题邮票中最早(内容或形式)票,也一直是我追求的目标。如展集中已有世界上第一枚有蛇杖的抗癌票,第一枚有标志的防痨票,第一种梯形邮票……。
    2、结合专题展开研究邮政史
    “集邮材料的包含力求其广,在所选专题可能的情况下,应包罗所有不同类型的素材。”在封片的选用上,我本着不为占面积,但求洽当与珍罕的原则。所用82件封、片、简、单中,史前至19世纪20年代之前的有36件,比例达40%,类型有20种。
    史前封主要是运用其邮戳上的特殊信息,如地名、图案、邮戳文字等,包括邮路。如用经海船多次转口的商业信函,表达早期的商贸活动;用有检疫和消毒标志的信函表达历史上的疾病流行……
    在邮政用品上,也是力求选用最“好”的。例如,有蛇杖图案的马尔雷迪邮简, “邮政大国”的早期邮品,如“带蛇杖的双神”贴面上,既有希腊1903年凸压邮资图实寄明信片,法国1894年包封纸,也有比利时发行的第一枚邮资明信片(1871年)(图7)……。
    对特殊材料的使用也是集邮研究的体现。如在讲述蛇与墨西哥时,运用了一枚1941年该国寄阿根廷的实寄挂号封,信封背上贴有墨西哥鹰蛇国徵图案的邮政封笺;还有如中国1956年“疫苗”包裹单上的“水杯”;波兰1979年维和部队免资封上的蛇杖等等,都践行了《要点》的要求:即参展者的集邮知识经由选择那真正有集邮重要性的邮品而不选那华丽的票品而证明。
    邮戳方面,用八卦戳讲阴阳学源,用地各戳表现美州印第安人对蛇的崇拜,也都较好的体现了“一定范围之内,特殊的集邮知识”。而贴页54(图 )上一组不同日期地名戳的使用,亦可算做用邮戳讲故事的典型。
《要点》诠释“专题展集要素”时指出:“计划和展开是同一程序的两个方面,两者都以参展者对于专题和材料的个人研究为基础。对于专题的理解深入些,则故事情节增多,要寻找更多票品来说明。对于材料的知识丰富些,则更能辩别新的票品,通常对专题有进一步的研究以后才能做到这点,其结果使得计划更见周全。”十年来六次修改《蛇杖》的过程使我感同身受。
    今年4月参加天津国际医学邮展时展集的计划为6章(智慧的蛇与神奇的杖,蛇杖的传人、蛇杖无处不在,蛇杖上的难题,全球性蛇杖组织,蛇杖带来福音),新计划将其改为7章。一是前面增加了《古老的医学》,二是去掉了原有的《福音》,并将《难题》章变更到了结尾。前面的改动源于对材料新的研究,后面变化则是出于对专题理解的深入。
    在我的藏品中有一件1806盖有“医学市邮政”戳的史前封,联想到展集的主题《蛇杖——医学的象征》,尽管原有的计划已经从物——人——物与蛇杖的关系上进行了讲述,但似乎缺乏对医学本身的高度概括,于是,我将这枚史前封与一枚带有蛇杖的“医学城”邮资机符志放在一起,讲述“医学象一座古城……”(图2),使开篇呈现出了高屋建瓴之势。
    新的疾病不断产生以及不治之症的存在验证了蛇杖上许多千古之谜的存在,它是神话,也是现实。因此《蛇杖》的故事,不能以欢庆胜利的模式落幕,只有正视《难题》的存在,才能使专题更深入,并能给人以意犹未尽的感觉。全集最后一片,从内容上表现的仅仅是不讲卫生和不注意卫生的习惯,但所用二件素材的集邮意义并不寻常(图8 )。做到了内容上举重若轻,形式上却举轻若重,让人暇想。
    总之,展集的修改重点和难点在于材料的选择和处理,在选择和处理的过程中,关键是研究。学习,学习,再学习!学而然后知不足,苦乐尽在得失中。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