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网上邮展>> 组集参展>>正文内容

陈为乐为我评邮集

   2007年1月14日,国际评审员陈为乐先生和深圳集邮家周林等一行莅临东莞,我有幸再次与陈先生相会。国际评审员到来,是个难得的学习机会,我专门带上两部一框邮集向其请教。陈先生一如以往,热情、幽默、率直,午饭还没有吃完就拿起我的邮集,埋头认真地看起来。
     他对我的两部邮集进行细致的点评,他对好几件邮品都存在怀疑,于是我主动提出要把邮品从贴片上取下,以便让其看看邮品的背面,他那种严谨的作风确实令人敬佩,果然是独具慧眼的国际评审员!
     两部曾令我引以为豪的一框邮集《穿越战火的天使》、《疫苗》,在国际评审员的面前,种种缺点暴露无遗。他对题目、计划、专业知识方面没有提出太多意见,也许这些地方还过得去,但他对邮品的使用、外观方面提出很多有益的意见,如邮品与文字的平衡方面,应该做得更好。
     《穿越战火的天使》整体上邮品还不够丰富,有些贴片比较空,应该多补充一些邮品。世界各地发行过很多与护理有关的邮品,其中也不乏早期珍罕品,应该尽量发掘那些好邮品。我有两件本以为是很好的邮品,却被他指出了其中的问题。一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第14航空队“飞虎队”的红十字会战地医院寄出军邮封。陈先生提出异议,认为这枚封确实是军邮实寄封,但不是从中国云南寄出,而是从纽约寄到纽约,因为寄件人和收件人地址均是纽约,且没有一个中国的邮戳,无法证明这邮件曾到过中国,估计是“飞虎队”士兵从美国本土寄美国的邮件,这样的邮品意义就要大打折扣了。而另外一件美国从意大利红十字医院寄出的邮件也有同样的问题。他还指出土耳其的变体票珍罕程度不高,最后一页贴片两枚英国邮戳只是十分普通的邮品。他还认为南丁格尔是护理学创始人,应该用上她的邮品。
     《疫苗》的邮品比《穿越战火的天使》充实一些,但第二页贴片展示的1920年瑞士邮简,只展出邮简的封面,而有传染病内容的内页以复印件的形式展出,这是不恰当的,应该展示内页为主,没有专题信息的封面才用复印件展示出来。此邮集用了4件私人订购邮品,最好减少,因为私人订购的邮品总比不上正规的邮政用品,选用一、两枚早期难得的就可以了。邮集中用了多枚试模印样、试色样票,但这些邮品都是一些英属、法属小国发行的,评价不会太高,应该每一种挑最有代表性的来展出。一枚已经采用的邮票设计图稿,应该与正式发行的邮票同时展示。他还指出了一枚美国明信片,明信片上的信息不能作为有效信息。因为这只是一枚没有邮资的明信片,没有印上“军邮免费”的标志,相当于普通的图画明信片,只在上面盖了一个戳,在真正意义来说,不能称为“军邮明信片”。因此,要区别军邮片上图案是否为有效信息,最重要的要看明信片上有没有直接印有“军邮”。我的邮集中有一页贴片用了3件不同时期、不同版式、盖有不同戳记的“疫苗包裹”收据、详情单,但陈先生认为不妥,因为包裹单虽然可以用在专题邮集中,但其专题价值不如正规的邮政用品,如邮资封、片、简等,且不要使用太多这样的邮品,一件足矣。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中午的交谈,但陈为乐先生直言不讳,指出种种不足,使我一下子豁然开朗,原来自己的邮集确实存在不少问题,有很多地方需要提高。在此我衷心地感谢陈为乐先生为我指导邮集。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