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专题研究>>正文内容

专题集邮者的知识修养

    近日,我收到了台湾FIP专题委员朱守一老师这样的一封信:
    “上个月美国一家Nutmeg邮票公司寄来的拍目,其中有澳大利亚发行C1—C6航空邮票6枚,迄今都已七十多年,也算早期票了。C4—C6三枚是信使神Mereury,在希腊神话中他被称为Helmes,他的右手上执着蛇杖,我想试试看,标票送给你。结果如愿以偿。
C4与C5图案一样,只是齿孔不同,C4是11×,C5是13×131/2,就是因为齿孔略有差异,C4的价格比C5高12倍。拍目上强调这6枚票都是品相极佳,图案正中的Superior Cenfring上品,比一般的市价要高出20—50%。”
    已记不清这位集邮导师是第几次以这种方式惠我以邮品与邮知识了。这里,我想以此引出二点体会,以为同好参考。
一、从传统集邮知识入门
   附图可见,二枚邮票的图案与刷色完全一致,仅仅齿孔不同。对于一般集邮者而言,如果别人不事先指出,也许根本不会介意。在做邮集时,会有二种选择:1、只买一枚便宜的(如果可能的话),理由是“避免主图重复”;2、将二枚都放进贴片,并写上不同齿孔度数,一则可多占空间,二则也算是一种“集邮学习”。但是,内心会暗暗叫苦,怕评委不知道自己是花了钱的。因为贴片上是不允许写上“C4(上图)比C5(下图)价高12倍”之类注释的。于是,抱着这种心态,许多初组集者往往宁可用同样的价格去选封、片“抢位置”而不愿首先在邮票的使用上下功夫。
    其实,象朱守一、陈为乐这样的大师们,他们的审视目光,首先还是看邮票。看它们的用纸、刷色、齿孔、甚至背胶、品相等。在他们自己的展集中,常常会使用虽仅仅占1—2cm空间,但成千上万元一枚的邮票,他们不管别人知不知价格,只担心在自己的专题展集中,首先是否使用了该主题中存世的最好的邮票,然后再以同样的眼光去审视与主题相干的邮政用品……。
    宁愿选“高出20—50%市价的上品”“以求品相极佳”,这就是集邮家的风范。而我们呢?我们常常只求过得去,不以为评委看得清;我们常常急功近利,图省事,图省钱,总想侥幸“蒙”过去。
    固然,“专题集邮”只是摆弄邮品的一种游戏方式,但是,它的前题和本质是集邮,而集邮的基知道础是“传统”。让我们甘于寂寞,少想“捷径”,回归“传统”本色吧。
二、以“百科”经典为据
    还是以这封信及其附图说事。说说关于专题知识。
    自1991年以来,在得知我集医学蛇杖主题之后,不少邮友送我AESCULAPIVS票,而只有朱导师是唯一并多次加送MEREURY票的友人。因为在别人看来,只有AESCULAPIVS是医神,他手中的蛇杖(俗称单蛇杖)才代表医学。而MEREURY是信使神,他手上拿的是双蛇杖……。
    无独有偶。在我国直辖市级的邮刊上,也有名人在介绍蛇杖文章中否认墨丘利之杖可代表医学,甚至也有名家评点《蛇杖》展集时,好心地指出,要我删去墨丘利的故事,而我只能笑而致谢,却实则不改。因为:1、早在美国专题集邮协会上世纪60年代就有人系统地介绍了“双蛇杖”用作医学标志的邮品;2、有关MEREURY的介绍,无论是在古希腊神话,还是在罗马神话中都有类似的记载,而这样的书,在一般书店都可见得到。不言而喻,包括名人名家在内,对许多专题知识有不同看法,仅仅是因为他们没有见到相关的典籍。
    我举这个例子的针对性在于:我国各级邮展中,因对专题知识上的分歧引起评委与评委,评委与作者,征集员与作者之间不快的事太多了,使得作者修改时手足无措,评分时自觉蒙冤抵触,而消沉……。怎么办呢?我想劝劝作者:首先您得检查一下,自己在动手编组这一主题展集时,是否已经通读了相关文献(包括百科全书类,名著类和正规邮票目录),千万不要当面顶撞评委,有机会(最好是在参展之前)就在邮刊上发表与自己主题有关的资料性和研究性文章。另一方面,就评委而言,对专题展集评审时除文学和哲学上的指导外,凡涉及史学与专业知识方面者慎言为好。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