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专题研究>>正文内容

北京小汤山抗“非典”定点医院尾日封片是何时?

    事情还要从2003年八月份我的抗击非典邮集说起,在江西省直机关老年邮协举办邮展时,江西省省级邮展评审员王洪新先生,在观看的“抗非典”邮集时,说“你有北京小汤山医院的首日封,为什么没有‘抗非典’的尾日封呢”?王先生的话,真是一语值千金,以后,我将王老师的指点,牢牢藏在心里,心想只要我有机会到北京,我终会弄个明白。终于2002年8月初,我来到北京,到11月份,我先到北京市举办第二届现代集邮展观看,从中交结邮友学习、参观,寻找北京小汤山医院“抗击非典”斗争取得阶段胜利的尾日封,分别参观了三次,看了六部“抗非典”邮集,还是没有看到有一枚尾日封邮品,于是又在12月份的一天,让我小孩自己开车,去找小汤山,非常遗撼,在问路时,被指路人讲错了地点,开了100多公里,只找到小汤山农科试验场,到此一问,他们说搞错了方向,只好扫兴而归,由于没有找到小汤山医院,总不甘心罢休,经多方打听之后,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今年6月22日我乘车到小汤山镇,然后找摩托车,先拉到小汤山镇医院,在此照了相后,又拉到找北京小汤山抗“非典”定点医院后门,我在此照了相(附照片)还与值班民警合影,这终算一颗石头落地了,后又让车拉到北京小汤山医院门口,照了相后,我自己步行到北京昌平小汤山邮政局,我于6月22日发出了我原先准备好的北京小汤山医院抗击“非典”斗争中取得阶段性胜利二周年纪念封片,这种用纪念小汤山抗非典斗争取得阶段胜利二周年之际来补充原先没有尾日封片不足之处,应该是明正言顺的一种方法,虽然不为2003年6月22日邮件好,用纪念二周年的形式也是一种好办法。为了进一步证实此事,我又于今年6月23日乘车第三次在北京小汤山医院,院办杨桂森主任热情接待了我,我谈起许多邮友非常向往这个奇迹诞生的地方,谈话很有缘份,杨主任主动赠送了《北京小汤山医院收治“非典”期间各种证件样本汇编纪念册》,纪念册内有31种隔离证样式,我如获至宝,当时也向主任赠送了邮品,根据纪念册小汤山定点医院运转时间,是5月1日开始接待第一批“非典”病人,到6月22日为最后一位“非典”病人出院,共运转52天,6月23日解放军白衣战士高歌凯旋,因此,我又在6月23日到小汤山邮政局向邮友发出了小汤山抗击“非典”斗争中取得阶段胜利二周年纪念戳片,这时北京小汤山抗击“非典”定点医院在何方。在文件正式名称是北京小汤山医院二部,也有人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小汤山医院,小汤山医院最后一批非典病人是在6月22日出院,医院共运转52天等问题,终算水落石出。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