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专题研究>>正文内容

道长其功远 圣哲久润物

    有人说,会刊是协会的脸面,我以为,讲得透彻一点,会刊其实是会长的脸面。因为:什么样的会长可以决定办什么样的会刊,用什么人办刊,乃至怎么办刊……。
     《长坂坡集邮》是湖北当阳市邮协的会刊。作为一个县级邮协,十年如一日,4开版的报纸已出版到了一百期,始终保持了诗情画意般的集邮文艺特征,代表了先进集邮文化方向,显露出它的品牌效应,这在我国邮坛上是鲜见的。
     不是么,自1992年至2004这跨越二个世纪的十余年间,经历了中国集邮市场学步的,受“邮市如股市”歪理邪说以及“印票如印纱”急功近利行为的不良影响,几度风雨几度春秋,行情涨跌,风向摇拽,许多地方基层邮协名存实亡,曾经的邮刊停办,在我国二千多个县(市)中,有官办(挂靠邮局)邮刊(报)者只数以百计,而能坚持十年以上办月(或双月)刊者亦仅数以十计,其中不乏办办停停,或一曝十寒,或频频移人,或以“私”代“公”。
     唯《长坂》精神不改初衷,保持了期刊的连续性和稳定性,既坚持了倡导集邮文化的大方向,又彰显了长坂古风的个性,体现了“方寸百科全书”的风范。
     毋用讳言,这十余年间,集邮业务占邮政业务收入的比例经历了一个低较高又趋于低的过程,“会员”人数也呈现了少——多——少的变迁,全国县及以下地区概莫例外。在“邮票不能赚钱了”订票人数少了的情况下。当阳邮局对办刊的支持坚持不变,办刊的宗旨坚持不变。
     “问渠哪得清如许 ,唯有源头活水来”。《长坂坡集邮》作为我国邮苑中的“半亩方塘”,为什么能一保“天光云影共徘徊”的风景,完全得道于清水源头的主人——当阳市邮政局长吴友松。
     先谈最近的一件事情吧。听说今年11月18日的这天,作为“局外人士”的主编贺学明先生接到邮局的一个电话,贺老不知何故到了邮局,方才知道是局长备宴专门为他七十华诞祝寿。由此可见局长的礼贤下士,体现的是对老人办刊十年的尊重。我深信贺老十年义务办报,甚至她老伴也得年复一年的参加贴票、分袋……的无偿劳作,决不是为几餐“请客吃饭”,必然是源于他对这位知己会长的甘心。这就是局长的用人之道。
     万事不能“无米之炊”,办刊确需经费来源。在吴局长主政“二届”期间,每年为了这份并不销售,而以赠送为主且还支付稿费,印量上千的小报,他不仅要拿出上万元开支,甚至为了降低成本而多次跑当地报社资助印刷……,在绝大部分地方处于“有钱请客无钱办刊”的为难时期,吴局长竟然坚持发行了期期套红的会刊,由此可见他的用钱之道。
     《长坂坡集邮》12年以来,从没刊登过“炒邮”文章,甚至作为应考虑全局收入的当家人,吴局长也不硬性指定他的会报刊载可以收费的任何广告。《长坂》承载的是知识和情感,完完全全地精神细粮,如少女般的清纯,她因此获得集邮界精英的青睐;她也因此造就了当阳集邮界的一批男女秀才。这就是吴局长的用文之道。
     “器博者无近功,道长者其功远,盖志士仁人所根心者也”,吴局长在办邮刊的用人、用钱、用文之道,所体现出的正是这种远见之道,一个明智的会长要善长此道。
     “圣哲久润物”。办事者贵在坚持,而断事者贵在远见。诚如刘佳维先生所言:“人类社会的一切成果几乎都是靠渐进获得的。真正有成就的人是善于把激动和兴奋变成一种持久努力的人。”愿我们基层的局长们都如吴局长这般的持久支持群众性的集邮文化。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