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专题研究>>正文内容

新中国医学邮品刍议

 

 

    新中国成立五十五年以来,邮政部门发行了一批与医学领域相关的邮票和邮资封片,对颂扬成果,传播卫生知识起到了有益的作用。也为越来越多的医学专题集邮爱好者提供了有益的素材。笔者站在医务工作者的角度,仅就其选题发行及用图方面的不足之处提出思考,以就教于邮学与医学专家。
一、发行比例偏低
    按三个阶统计,(建国初至1970年7月;1970年8月-1991年12月;92年至04年6月)。新中国发行医学邮品数量如下表所示:

新中国医学邮品占各类邮品的比例

项目

纪念邮票

特种邮票

文字邮票

编号邮票

“J”票

“T”票

编年邮票

小型全张

普票

JP

JF

TP

邮品总套数

123

75

19

21

185

167

258

191

34

118

73

27

医学主题邮品套数

4

4

1

1

11

8

4

2

1

6

5

1

套数百分比(%)

3.2

5.3

5.5

5

6

5

1.5

1.04

3.2

5

6.5

3.7

邮品总枚数(枚)

377

443

78

90

422

690

884

195

239

153

73

 

医学主题邮品枚数

5

8

1

4

17

24

5

2

1

6

5

1

枚数百分比(%)

1.3

1.8

1.3

4.4

4

3.4

0.56

1.03

0.41

3.2

6.5

 

 

    上表可见,前40余年间医学主题邮票约占全部邮票的5%左右,而近十余年来,发医学专题邮票4套,只占总量的1.5%;尤其是1992年1月至2002年12月的时段内,发行229套邮票中,与医卫专题相关的邮票仅二枚(即《中国现代科学家》中的二枚医学家)。相比之下,医学邮资封、片发行量占JP、JF比例,尚比较稳定的保持在5—6%的低水平上。
    以上数据表明,建国半个多世纪以来,我国医学邮品发行量与国民对保健知识日益增长的需求存在越来越大的剪刀差。
二、选题留有缺憾
  1、护理主题邮品缺如。在新中国所发行的全部邮资票品中,除了“抗非”版票边纸外,找不到一枚专门表现护理工作或是纪念护士节的主题邮品。如果仅从票图看,“普8”、“医务工作者”似乎是护士形象,“J95-妇代会”及医疗队邮资片中,肩挂“红十字”药箱的医务人员,也难以判定医生、护士之分。反观国际社会,全球至少有七十个国家和地区发行过纪念南丁格尔或护士节的邮票。据《世界医学邮票大观》选登的素材统计,仅亚洲的日本、韩国就各发行了四套,而我国台湾地区也发行了四套。两两相较,不能不说这是一个疏漏。而在西方,甚至包括非州和亚洲大部分地区,红十字救护(含附捐)等热门选题,在我国也乏问津(除红会成立纪念外)。
  2、国际性医药会议信息欠乏。众所周知,医学是关系到人类健康的科学,而世界性医学会议,在许多国家的邮票上都能及时都得到表现。仅《世界医学邮票大观》一书中就选载了45个国家和地区发行的103套计115枚邮票。在亚洲,日本是世界上发行该类邮票最多的国家(共发行了21套。而我国尚未发行一枚这类邮票,只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才有三枚邮资封问世。由此可见,邮票发行的选题水平,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对科技信息的关注程度,也是国家之间科技水平差距的一个缩影。
  3、忽视对本国医学家的宣传。从《世界医学邮票大观》上,我们可以查到世界各国医学家及相关人物有658位。在这600多位医学人物中,有对世界医学史产生巨大影响的先贤,以及荣获诺贝尔奖殊誉的医药学界泰斗,也有为世界各国贫困地区进行服务甚至献身的医务人员。因此,许多国家竟相在邮票上表现他们。前苏联曾以32枚邮票和纪念邮资封、片对本国的医药学家进行了广泛的宣传。其他如波兰、匈牙利、古巴等,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发行过本国的名医系列邮票。除瑞典外,近些年,不少发展中国家也注重了发行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获得者邮票。反观我国医药人物的邮票中,仅古代(扁鹊、孙思邈、李时珍)、外国(科赫、白求恩、柯棣华)、现代(林巧雅、汤飞凡、孙孝骞)各三位。这十套人物票15枚(包括一枚型张),白求恩就占了三套6枚,可见其既欠缺,又不均衡。
  4、图案构思单调。除“T12-医疗新成就”分别在四枚邮票上反映了四种不同专业学科的临床工作外,其他邮品(特别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反映医学邮品上的“道具”大多为“红十字”加药箱。而国外表现临床医药学的邮品上的信息就丰富得多:诸如医疗机械,心电图、脑电波、X射线,各种学会的标识,甚至器官移植等等。
对于医疗机构的表现,在我国邮品中,唯一能找到的是J8-“胜利完成五年计划”中那枚标有红十字徽记且简陋的“公社卫生院”。
三、国际标识使用滞后
    以蛇徽作为医药学界的专业标识和以红十字(或红新月)作为国际救护的专用标识,在全世界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然而,对这样一类常识问题的认识,在我国也显得滞后。甚至一些医务界的业务人员对此也不甚了解。在日常生活中,无论是在医疗机构的醒目处,或是在医院救护车上均标上鲜艳的“红十字”,而人们都以为红十字代表医院,对蛇徽标识却十分陌生。正因为如此,在医药专题邮票上以红十字加药箱为主图,几十年来也就成了我国大众对医学专题邮品一种约定俗成的认识。这种现象在持续了四十余年之后,直到1988年发行JF《世界卫生组织成立40周年》,蛇徽才正式被引入我国邮品中。而分别把蛇徽和红十字这两个不同属性组织的徽记标在同一邮品上,则是在JF《国际军事医学大会》上。至此,才可以说蛇微和红十字这两个不同专业机构的标识在我国邮政部门发行的正规邮品上与国际正式接轨。至于尚有与医学有关的著名国际组织,如“国际狮子会”、“国际扶轮会”等何时能见诸于中国的邮票之上,可能还需假以时日。
    总之,新中国蓬勃发展的医疗卫生事业是有目共睹的,而国家邮政部门在邮票上也作出了一定的反应,尤其是2003年对抗击“非典”而奋战在生死一线的白衣战士,国家邮政部门及时专门发行了特种小版张以资褒扬。所以,尽管医学专题邮品发行中有过些许不足,但毕尽是假不掩瑜。作为一名医务人员和集邮者,更希望在百花争艳的邮苑中,让医药卫生题材有一个合理的地位,并以崭新的容姿绽放出更娇艳的华彩。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