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专题研究>>正文内容

从“挂号条”的讨论到邮展规则的思考

    近日我和李明先生就“挂号条”是否为专题集邮的有效信息进行了讨论,其它的邮友在专题集邮信息网上也发表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详见《中国集邮报》68期、78期、83期),促使我重新对《FIP竞赛性邮展规则暨邮集制作指南》反复学习和思考。
    李明先生凭借其丰富的FIP专题邮集评审知识,认为“挂号条”上所印的文字不是专题集邮的有效信息。无可否认,作为《FIP竞赛性邮展规则暨邮集制作指南》的翻译人员之一,李明先生对规则中所有文字的熟悉程度令人佩服,被称作中国邮坛的“李FIP”也当之无愧。确实,我在68期上发表的文章存在一些不够严谨的地方,我也认同李明先生的三个观点:“挂号条”与“挂号签条”不同,不是所有获奖的展品中所应用的每一件素材都是符合规则的,要正确区分“邮政用品”与“邮制品”。但是,我还是不能接受其最终的结论。
    李明先生指出,“挂号条”不是专题集邮展品“适用的集邮素材”,其理由是《指导要点》已经对“适用的集邮素材”作出详尽的规定,规定并没有包括“挂号条”。让我们再次来学习一下规则吧:3.1 适用的邮政集邮素材是:为了传递邮件或者其他邮政通讯目的的,由政府、地方和私人邮政机构,或由其他正式或被委托或授权的机构发行的,计划发行的、准备发行过程中产生的、实际使用过的或者作为邮资有效对待的那些邮政集邮素材。接着也列举了适用素材的类型,在列举的名单中,确实找不到“挂号条”。是否不在此名单中的所有邮品都是不适用的集邮素材呢?
    带着疑问,让我们继续往下学习。不适用的素材:出自无邮政服务之地方的臆造票品,流亡政府或无邮政服务之组织机构的票品;在寄递该复合邮品之前由寄件人或者出售者私人添加的戳记;除邮政当局印制的邮政用品以外的图画明信片;邮政用品上的私人加印,不具有任何邮政特权的(非邮政)部门的戳记;在信封和明信片上的私人装饰;不论其使用属于何种目的之私人图签。因为挂号条上的信息是由邮玫部门加印广告的,在以上不适用的素材中,我们还是没有发现“挂号条”。
    正如李明先生所言,“挂号条”就是“挂号邮件凭单”或“挂号收据”它由邮政部门印制,为邮政通讯服务,挂号收据是挂号业务中不可缺少的一种邮政单据,盖上了邮政日戳,说明它已经在邮政中使用过。我们完全可以把它套进3.1 适用的邮政集邮素材的说明之中,“挂号条”就是为了邮政通讯目的,由政府邮政机构发行,实际使用过的邮政集邮素材。
    邮政局在邮资封、片、简、小本票上加印图文,可以作为有效信息,而“挂号条”与邮政业务有着同样密切关系,上面的图案又非私人加印的,我们有什么理由拒绝它?就因为适用素材的类型中没有提到而要把它拒之门外吗?虽然《指导要点》列举出适用素材的类型,但并没有明确地指出,这个圈子以外的,都不是适用的素材。就我个人的理解,世界各国邮政历史发展不同,邮品也是各种各样,规则也不可能面面俱到,规则也只是专题集邮委员会的委员们商议的结果,他们也不可能把世界各国所有的适用素材都列举进去,这仅仅是列举了常见的例子,供集邮者参考而已,并不是就此画出了一条是与非的明显界线。我们看待一件邮品上的信息是否有效,如果它在适用素材的类型中,固然有效,没有提到的,就不能一味否定,而要看其目的是否为邮政业务服务、由邮政局所始创的,信息是否由邮政部门添加或者同意添加的,这才是最重要的。
    “挂号条”不是邮政用品,这是人所共知的,但并不能因此就否定其信息的有效性.正如国际评审员常珉所言:“是不是邮政用品”与“能不能提供有效信息”是两码事,不能因为它不是邮政用品,就否定它的专题有效性。
    确实,不是所有获奖的展品中所应用的每一件素材都是符合规则的,但是,相同的或者类似的素材却能多次出现在国际级、世界级的集邮展览中,并且获得好成绩,这就能说明这种素材已经得到田际集邮联合会的认可。来自台湾萧士诚先生的《牙医学》的邮集中,就有一枚和我邮集中—样印有“阿司匹林”的“挂号条”,他的邮集在2002年韩国世界邮展中获大银奖,2003年泰国世界邮展中获镀金奖;国际评审员张巍巍的《昆虫》使用了一枚1880年哥伦比亚的挂号邮件回执;国家级评审员的李伯琴先生,其邮集《鹰》使用了两件与“挂号条”类似的邮品,一件是我国1944年邮局的“挂号清单”,用的图案就是清单上印的鹰徽;还有一枚我国1947年印有鹰徽的“报纸订单”。在世界邮展中获得过大镀金奖的《风》,使用了一枚1834年德国的邮件收据,利用的信息是收据上的邮政号角;国家级评审员王宏伟的邮集《生命之水》中用了一枚1948年中国“江亚”号轮船邮件路单(即邮件收据);曾参加过世界邮展及亚洲邮展曾晓炜的《马》,也用了一枚英国1871年邮政投递所出借马匹和马车的收据。我看过高层次的邮展不多,记忆力也有限,但已有这么多的优秀邮集都使用了“挂号条”或与此类似的邮件收据,假如细心寻找,可能还有更多的优秀邮集使用了这样的邮件单据。看到这么多在邮集中使用的例子,是否依然违心地说,这些邮集都只不过侥幸地逃过众多国际评审员的法眼, 或者已经被扣分了只是作者不知道呢?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邮品同样没有出现在“适用素材的类型”的例子之中,但却在高水平邮展中多次出现,而且频频获高奖.如国际评审员张巍巍的《昆虫》,使用了一枚比利时1920年邮政储蓄的存折;张巍巍先生在讲课的时候,还自我们介绍过—种邮品,印有的昆虫图案的不干胶邮票的背面贴纸,这种邮品不珍罕,却很难得。不少高水平的邮集中使用了实寄封上火漆的图案,《指导要点》也没有提到过它。张庆中先生的《岩石》使用了一枚试模印样,但使用的图案是规则中从来没有提到过的印样钢印戳中的石版印刷机。这些素材或者信息并没有出现在“适用素材的类型”的例子之中,但并不能简单地判断这些信息都是无效的信息,而要看其本质。
    作为一个评审员,不应该机械地照本宣科,只停留在文字上的认识,规则中没有提到的东西不应一概否定。只要是合理的邮晶,哪怕规则中没有提到,同样也能被广大集邮爱好者以及国际集邮联所接受。评审员要理解规则的精髓,不能无情地抹杀专题集邮者的创造性!不要把好邮品当成毫无意义的画片!
    专题集邮是一项创造性很强的文化活动,集邮者们可以在一定的空间内自由发挥,包括题目的选择、文字的表达、邮品的选用、制做的技巧等。无可否认,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要参加FIP竞赛性邮展,就应该遵守FIP的邮展规则。但是,FIP的邮展规则并非是一成不变的死板教条,今天我们所看到的规则,只不过是国际集邮联合会的一项指导性的文件,集邮者们可以有自己的创作空间,可以拥有自己的个性。一些很明确的条款应该遵守,没有提到的东西先要思考,而不是抛弃。邮展规则不是机械,机械稍有误差,就无法正常运转。邮展规则也不是法律,超越法律就是违法和犯法。实际生活中,哪怕有人做了法律中没有肯定的也没有禁止的事,也绝不能定为违法行为。
    今年,在厦门举行的第二届全国集邮高级理论研讨暨邮展评审员培训班上,有人就因为规则中没有提到的一些内容向国际集邮联主席许少全以及其他国际集邮联专家进行穷追不舍的提问和争辩,专家们只解答了部分的问题,有些问题没有给予根明确的回答。可见,FIP的邮展规则还有不完善,不全面的地方。我们要用心去理解规则的内涵,没有必要对规则中每一个字眼都去斤斤计较。
    柳承美先生向我们介绍了2004年新加坡世界邮展的一些情况,土耳其选送的《奥托曼帝国邮票(1876-1891))8框传统邮集,有50多页贴片全部以实寄邮品为素材,该邮集以90分获金奖;阿联酋的《印度1855-1900发行与使用的维多利亚女皇邮票》8框传统邮集,全部用实寄封片为素材的贴片超过70页,以94分获金奖;还有埃及等送展的其他传统邮集也有这种情况。而国内的不少评审员却常常反复强调,传统邮集应该展示邮票本身为主,不应该过多展示实寄封片,封片在邮政史类别中才能大量使用。以色列的《The Play of Light》极限邮集,用大量绘画明信片做成极限片为素材,在我国国内,并不太主张用太多绘画明信片,而结果这些邮集在国外却都能取得好成续。在世界邮展的舞台上,大家都已经看到了各国集邮者们灵活运用规则的成功例子。我们是否还要躲在家里抱着规则整天去咬文嚼字呢?
    邮展规则指导集邮活动前进,集邮活动的发展也促进邮展规则的改进与完善,这是一个动态发展的过程。不要把规则理解成为强制性的不可变通的法律法规,它也不是不可逾越的条条框框。邮展规则允许集邮者有一定的自由空间,在集邮的世界中飞翔。我衷心希望集邮者们能在适当的范围内去享受寻找、发现、创作,参展,获奖的种种乐趣,这不仅是我个人的心愿,也应该是国际集邮联合会的最大愿望。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