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专题研究>>正文内容

也谈西康疫情旬报

 

    2003年《中国集邮报》第53期曾刊刘洪毅先生《介绍一张近五十年的疫情旬报》一文。本人仅据手头二枚同样性质的实物,对刘文作一补充。
    图一是原西康省冕宁县卫生院于1952年7月24日上报的“旬报”,西昌到达戳是一九五二年八月一日十七时,“旬报”上粘贴有普四天*安*门图(第四版)贰佰元票一枚及改6“华东区三一版毛主席像”加字改值五十元一枚(共计贰佰伍十元,符当时印制品邮资)。图二是原西康省木里县政府卫生科于一九五四年七月十四日十时上报的“旬报”,西昌到达戳是一九五四年七月二十七日十时,“旬报”上贴普六牧羊女贰佰元邮票一枚,普四天*安*门图(第四版)壹佰元票一枚(合计叁佰元,应该是超资五十元)。其“旬报”内容及印刷格式与刘洪毅先生文介绍完全一致,均于内页中上部印有“西南卫疫统004号”字样。
    据以上实物,笔者认为:
    1、“旬报”建立时间:冕宁县卫生院“旬报”时间是一九五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填报编号为18。(图三),据此推断该县建立“旬报”制度时间应界定在一九五二年二月上旬。而木里县卫生科所报“旬报”是一九五四年七月十四日,因无填报编号,故无法推定该县建立“旬报”制度的具体时间。本人觉得未查证出有关主管负责部门对“旬报”制度建立的行文时间就不可断定各县及以下医疗主管和业务单位开始实行疫情“旬报”的初始时间。不过,据南下工作团老战士回忆,原西康省政府挂牌时间是在一九五O年二月上旬,而包括得荣,木里等边远地区因系少数民族繁居地。因此解放时间可能还应略晚一点。但可以断言,人民政府建立伊始,尽管百废待兴,也立即把疾病预防工作列入了政府大事之一。
    2、邮路时间:刘洪毅先生一文中指出得荣县“旬报”历时二十六天方达雅安(途中经康定),而本文中的冕宁“旬报”邮路时间为十三天,木里“旬报”邮路时间更短,仅用八天时间,这其间不无冕宁和木里距雅安较得荣近已故,但令人十分费解的是:冕宁县位于西昌到雅安之间,而木里位于川滇两省交界僻远处。据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分省地图看,木里到雅安只有公路一条经西昌,冕宁距离较近且可直达雅安,但木里“旬报”在路时间却反比冕宁“旬报”在路时间少达五天,有待进一步探讨。
    3、邮资问题:刘洪毅先生文中提示得荣“旬报”邮资仅付旧币贰佰元(币制改革后为0.02元),刘先生认为系当地邮政部门把“旬报”当作“新闻纸”总包类邮件处理,而本人所持两份“旬报”一份贰佰伍十元符资,另一份在明确有:“印制品”字样的单上仍贴叁佰元,显然属超资。综上所述,三份同一省份而又同一形式邮件代表了欠资,符资及超资三种情况。
    4、邮戳形式:冕宁“旬报”(52年)邮戳为精点园戳,有腰框,其字体为楷书,腰框上“西康”二字从右向左横排,年月日自右向左竖排,用中文。(图四),木里旬报(54年)邮戳为细点园戳,无腰框,其字体细仿宋体,“西康”二字从左向右排,日期自左向右排,年份用中文,月日为阿拉伯文(图五)。对比二枚雅安日戳(图六、图七),前者戳式同晃宁,后者则与木里小有区别:年份也用阿拉伯数字。可见,西康地区1954年与1952年戳式完全不同,而1954年时不同地方的戳式区别主要表现在年份的排列上。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