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专题研究>>正文内容

17届亚洲邮展中的医学邮缘

    尽管近年来我国的医学集邮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在多次国家级集邮展览中取得多枚大镀金奖、镀金奖等好成绩,但却很少有医学邮集能在国际邮展上夺取奖牌。就算在国内举行的国际邮展、世界邮展,也很少有医学邮集前来参展。
     2004年1月30日-2月3日,17届亚洲邮展在香港隆重举行,很荣幸,我的邮集终于可以参加国际邮展了,当然我也不会错过到香港参观邮展的机会,1月29日清晨就和广州的邮友一起乘火车到深圳,走过罗湖口岸,来到曾多年梦牵魂绕的东方之珠――香港。
     在邮展开幕的当天,我们就迫不及待赶到邮展的地方――香港国际会展中心。展场中人潮涌动,邮品销售的地方固然热闹非凡,在各类邮集前,也有不少的观众。我买了一本邮展目录,直奔向专题邮集的展厅,首先去寻找医学的邮集。果然没有令我失望,在这33部专题邮集中,除了我的邮集外,居然还有两部,一部是来自韩国的《残疾的发生与康复》,另外一部是来自巴基斯坦的《医学发展史》。我仔细地看了这两部邮集,它们和国内的的一些医学邮集有着很多相似的地方,看后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他们所用的素材不少都是近二三十年来的,除了邮票,还有不少首日封的剪片和纪念邮戳、邮资机戳等。《残疾的发生与康复》略胜一筹,象早期广告封片、信卡、电报纸、邮票设计图稿、军邮片等都有一些,各类邮品摆放错落有致,一些邮品使用了开天窗和剪片。而《医学发展史》是按时间的先后,讲述医学的历史,又讲到某些疾病的防治等,内容过于宽泛。在第一框的前几页贴片,居然连续用了3张邮票设计图稿,而后面几框却多是近年的邮票,甚至在很多贴片上,只摆放着几张普通的邮票,或者是一个封加几枚邮票,有点虎头蛇尾,显出作者邮品不足。我再看看其他的专题邮集,发现这次参展的邮集无论在数量上还是水平上都不如在绵阳举办的亚洲邮展,所以我估计医学邮集的在这次邮展中将会获得较好的成绩。
     在邀请类展品中,还有一部来自韩国张世荣医生的《对抗传染病》,这部八框的邮集曾经在世界邮展中获得金奖。这部邮集虽然没有很吸引人的故事性和趣味性,但却把人类如何对抗传染病发挥得淋漓尽致。尤其是几乎每页贴片都有亮点,如变体票、早期邮资封片、史前封、消毒封等,从整部邮集来看,充满了古朴的美。但邮集全部文字都是英文,我无法很好地理解邮集,但可以肯定地说,在以后的几年里,国内的医学集邮是不可能超越他的。就连萧士诚先生《牙医学》跟他的邮集也有一些距离。可惜在邀请类的展厅中,是不可以拍照和摄像的,所以暂时也无法和大家一起分享这优秀的医学邮集。
     邮展的第3天,我再次来到展场,这天已经评出各部邮集的成绩。我的《疼痛》和《残疾的发生与康复》都获得镀金奖,《医学发展史》获得银奖。对于这成绩,我也比较满意。这时,我看到了几位评审员在为作者讲评,便抓住机会,向其中一位说中文的先生做了自我介绍,并请其提出宝贵的意见。原来他是新加坡的陈业川医生,他是本次邮展专题邮集3位评审员中的一个,他的邮集《瀑布》曾经参加过世界邮展。他对我的邮集给予了很中肯的意见,如不应该使用豪华张,要注意各章节的均衡,要提高珍罕性等。正当我对他要连声感谢的时候,他又向我介绍另一位国际评审员――来自韩国的张世荣医生。正是《对抗传染病》的作者,他是世界医学集邮界的杰出代表,能认识他是我多年的梦想,想不到梦想居然在香港实现。他用流利的英语讲评我的邮集,只怪我在学校时没有学好英语,他说的话我大多听不明白,正当彷徨无助的时候,幸得全国集邮联的李泳,还有一位新加坡的邮友为我做翻译,我才懂得一些。他对我的整个构思给予赞赏,并对我每一张贴片都给了意见。张先生很注重外观印象及品相,他不主张邮资封片的叠压式摆放,对英属地、法属地发行的邮品评价不高。由于他也是医生,对医学的知识非常熟悉,在他面前,我邮集所存在的缺点被一一指出。他为我连续讲解了一个多小时,并且常常要重复地讲几遍,以便让我能理解,经他的指导,我确实收获很大。最后我才发现,原来他的脚行动不大方便,他是忍受着身体的不适来为我讲解的,一种无比敬佩之情在我心中油然而生。
     本次亚洲邮展有3位专题类的评审员,居然有两位是医生,而且又有3部医学邮集参展,1部在邀请类展出,真令我感到意外,看来确实不枉这香港之行。
     后来我在展场中选购一些医学邮品,突然旁边来了一位外国的女士,她和我主动地聊起来,原来她也是医学集邮爱好者,来自新西兰,她是美国医学专题集邮会会员,她还送给我几枚新西兰的邮票。最后,我们还互相交换了名片,大家都相约以后继续联系,交流医学邮品。
    短短的几天过去了,我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香港,我永远也忘不了这段人生美好地时刻,忘不了这段医学邮缘。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