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专题研究>>正文内容

卫生集邮与健康教育

    利用报刊、广播、影视等媒介传播信息,促使人们获得健康知识的方法,已为专业工作者所熟悉。在卫生文学、卫生美术、卫生影视日盛兴起的今天,如何运用传播学的原理认识邮票在传播卫生信息上的作用,从而开发卫生集邮在健康教育方面的潜力,不能不说是一个新颖而又有前途的课题。
一、邮票也是一种卫生信息大众传递媒介
1、邮票传播的广泛性。邮票问世与摄影术的诞生几乎同时。一个半世纪以来,已有二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发行了三十多万种邮票。它融绘画、摄影、书法、雕刻等多种艺术,记载了人类发展的文明史。因此,除了其原始的邮资凭证功能外,随着各种主题画面的表现,越来越显示出它的教育功能。这种印刷品发行量大(一种邮票往往发行千百万甚至上亿枚),流传地区广(遍及全球)、接触面宽(包括各阶层人士)。人皆离不开通信,凡有通信行为者都是邮票的受众,都有接受邮票及其它邮政用品上信息符号的可能。与此同时,作为当今世界三大爱好之一的集邮活动,网罗了全世界三亿之众。如同艺术、摄影、文学爱好者一样,这支特殊的队伍更是邮票信息传播的专家。
2、邮票没计的符号性。邮票设计也是一种语言表现形式,它用图象、文字色彩等信号形式储存和传递信息。受新时代科技形式的影响,它正日益向着迅捷明快的象征性信息符号(Symbol)靠拢,以便让作为信息传递凭证的邮票符号在最短时间间隔内以视觉形象的特征释放出充分的信息概念。如我国发行的《残疾人》(1985)、《抗癌》(1989)等票的设计都具有很强的现代感,这类邮票所传示出的信息能量,可以通过人们头脑的领会,对设计产生出易于接受的信息“译码”,从而落实到理解的“归宿”。现代邮票设计这种符号性和艺术轨迹是不能简单地同图画和文字相搭配的普遍画面效果划等号的。
3、邮票主题的多样性。每个国家每年都要发行新邮票。在这本微型百科全书中,随着邮票设计的专题化与系列化,有关卫生的主题越来越多的出现在邮票上。四十年代以前乃至六十年代初,各国卫生类邮票多局限于“红十字”与“防痨”。1948年由上海市防痨协会的动议,我国就曾发行过“防痨”票。迄今,全世界170个国家共发行了2300多种“红十字”邮票,在战争和灾乱时期传播救护知识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自七十年代以来,越来越多的卫生主题成为各国邮票的选题,如抗癌、防盲、环境保护、计划免疫等等。我国台湾邮政部门就发行了“口腔保健”、“预防高血压”等《国民保健》系列邮票五套。1962年“世界卫生日”79个国家和地区统一发行了“全球抗疟”邮票,首开全世界为共同消灭一种疾病而发行邮票之先河,以后约定俗成,以宣传“世界卫生日”主题为主的各类卫生邮票应运而生。如1972年有35个国家发行保护心脏邮票;1980年包括我国在内共有50余种为宣传WHO“要吸烟还是要健康,请君选择”忠告的邮票面市;“超级癌症”艾滋
病确诊方十年,就已有20多个国家发行了邮票……上述迹象表明:许多国家和政府越来越重视邮票在传播卫生知识上的作用,邮票越来越成为反映卫生信息的敏感领域。 我国也不例外。自1955年和1960年先后发行《红十字会》、《爱国卫生运动》邮票以来,讫今共发医药卫生邮票21套。近百枚邮票中,包括了卫生组织、医学人物、成就、计划生育、环境保护、药物等内容。1988年国家发行的《世界卫生组织成立40周年》邮资封上,用形象的画面展示“2000年人人享有卫生保健”的主题;北京发行的《第四届亚洲农村医学暨初级卫生保健学术会议》纪念封;上海制作的“劝阻吸烟日”广告封等等,都可看出,我国有关部门已开始重视卫生邮品的选题。
二、开发卫生集邮的健康教育资源
    集邮,是一项以邮票及其它邮品(邮政戳记、信封、明信片等)为对象的鉴赏活动。近40年(我国为近10年)以来,以编组能阐明某个主题思想邮集的“专题集邮”活动逐步成为一门学问。而卫生专题集邮(简称卫生集邮)正是其中的一个热门类(如美国医学会就为此成立了医学专题邮票收集俱乐部)。由此,我们可以从中得到启发,为发挥其健康教育功能,似可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资源开发:
1、发行更多的卫生专题邮票。首先是争取发行部门,让更多的卫生保健题材选上邮票。令人遗憾的是,有关护牙、视力保护、预防注射等卫生保健邮票的设计发行,我国与国外还有较大的差距。同时,可用于制作发行传播卫生信息的邮品还有:
(1)邮戳,包括纪念性和宣传性邮戳,用于加盖在函件上。在欧洲国家,早在30年代就出现过宣传烟害的邮戳,1938年厄瓜多尔的邮件上曾加盖过“抗癌”字样。40年代以后联合国及不少国家相继制作过抗痨、抗麻疯病、消灭天花、防盲、口腔卫生、禁烟、禁毒等保健宣传邮戳。而我国中央邮政部门尚没见刻制这类宣传性邮戳。进入八十年代后,仅见为配合我国计划生育邮票发行,安徽毫县、湖北天门等邮局,为劝阻吸烟,天津、江苏、江西德安、江苏徐州等地相继刻制了宣传邮戳。如果有更多的地方,更多的卫生内容出现在邮戳之上,传播于天涯海角,那会是怎样的效果呢?特别值得提倡也较易办到的是,各地的健康教育机构和集邮组织都可仿效上海川沙县的作法,即刻制卫生宣传图章,加印于信函上,虽无邮政效力,但也丝毫不破信息的传播作用。
(2)信封与明信片。除了邮政部门发行与卫生主题相关的“首日封”、“纪念封”、邮资封和明信片外,健康教育机构也可配合或单独印发形式多样、图文并茂的卫生封片,使之在通信领域发挥传播保健知识的作用。早在“抗美援朝”期间,中国人民志愿军后勤卫生部就曾印制过载有卫生常识的(战士卫生邮便),对促进部队健康起到积极作用。可惜后来军内外没再见到这类邮品。近年随着集邮文化的发展,上海闵行区及川沙县健康教育馆制发行了《卫生宣教系列封》,江西九江环保局与邮票公司联合发行“环境保护”系列封。他们的作法堪称我国健康教育史上开创卫生集邮的典范。如果全国各级健康教育部门都能制作出更多的集文字、绘画、摄影、书法艺术为一体的集邮品,必将大大促进卫生信息的传播。
2、创作并展览卫生专题邮集。经专业或业余爱好者创作的卫生邮集,通过观赏和公开展邮,对作者和受众都能起到“教育——参与——行为转变”作用。自八三年以来的三次全国邮展上,就有关于“红十字”、“防痨”、“灭蚊防病”、“计划生育”等卫生邮集展出。各省(地、县)邮展中的卫生邮集亦见逐年增多,虽作者中许多人并非卫生工作者。由此给我们的启示是:应该鼓励和发动更多的卫生工作者将这种业余爱好变成教育群众的武器,应该将卫生专题集邮展览放到与卫生美术,摄影展览的同等地位。
3、编撰专题邮文。即介绍邮票上卫生知识的文章和书刊,因其往往用邮票画面相配合;显得生动活泼,如能很好地开发,不失为卫生科普园中的一支新苗。据笔者查阅文献,我国报刊发表此类文章尚不足200篇。有待卫生科普和集邮爱好者开拓挖掘。
综上所述,认识邮票是一种卫生信息大众传播媒介,从而发掘卫生集邮的健康教育潜力有着广阔的前景。正如联合国邮政管理局负责人O.A.Modsen在《世界卫生论坛》(1988.1期)撰文说:“我认为邮票和免费邮戳是关于卫生和其它主题一个重要的不费钱的信息来源。如果那些对促进卫生感兴趣的人充分利用邮票这方面的潜力,那么我们也许向达到人人享有卫生保健的目标更接近一步了。”

(本文于1991年12月在湖北省健康教育年会上交流)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