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专题研究>>正文内容

读国外医学集邮刊物有感

    近几年来,我收到过不少国外的医学集邮组织的刊物。其中包括英国、德国、罗马尼亚、美国的。此外还收到过一种英国鸟类专题集邮组织的会刊。从外表来看,可以说很“简陋”,黑白印刷,插图也很“粗糙”。印数不过200本左右。英国的MediTheme每年有财务报告,看得出他们的刊物出版费用算得很紧,连一个彩页都不能考虑。但是,只要一打开,便把我带入一个非常有趣的丰富的医学世界。这就是刊物里的内容和所包含的丰富的信息。
     有一次和和游乃器先生谈起过这些刊物,他一语中的:这才是最有价值的资料。作为专题研究组织,会员所关注的是他的藏品中有什么可以深入挖掘的内容,并不需要精美的邮品插图。这样他们都把精力和财力放在“内容”上。集邮者们关心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及时”,他们需要更加及时的信息。通常他们都是每年出4期,每年页码连续排。
     我自己也比较注意资料的收集。作为科学刊物,我一般都收集保留,唯恐错过了什么资料。邮品还可以慢慢地找。有图谱,有目录号就可以。(当然必要时还得有雄厚的经济基础!)
     我觉得我们有些集邮者太注重组集参展了。我从国外的刊物里很少见到介绍邮集的文章,但是他们每次聚会都有邮集展出,罗马尼亚每年都举办邮展。今年6月又要举办国际邮展,在征集展品。《天津集邮》、崔以泰教授的《世界医学邮票大观》都曾在那里获奖。但是刊物里并不着重报道。给我的印象是以“集邮集知识”为主要的原则。崔以泰教授也如此主张。要让自己快乐才是集邮的主要目的。把参展看得重了,有负面的作用。然而水到渠成,集腑成裘,有了丰富的邮品和知识也许轻而易举地就组成了好的邮集。要扩大集邮队伍,这一点不应考虑才是。我在我们的网上看见的一框或干脆一页展览是值得大力提倡的,趣味无穷,把一枚邮票研究透了也是极大的乐趣。
     交流是最重要的。我在这方面做得很差,但也有些体会。例如,非典期间好几位邮友给我寄来了相关邮品,特别是江西的陈太有先生,从他那里我才更加了解了专题邮戳的重要。惭愧的是我却没有主动地给这些热诚的邮友们寄去过什么邮品。今后我应当好好向他们学习。如果要找理由,也有一些。就是目前还有些教学工作。不过,在与国外的几个医学集邮的文章,在英国、德国和罗马尼亚的刊物上表了一些。这样做的起因是当初《天津集邮》向开辟医学集邮专栏,要我联系些稿源。我才和他们建立了联系,说明互相赠稿,互免版权的问题。知名的医学专题撰稿者常常寄来稿件。可惜《天津集邮》只坚持了两年,便取消了这个专栏。偶尔有一两篇也纳入的百料知识类的栏目中。由于我的翻译能力有限,又不是学医的,所以翻译起来也颇费力。希望我们的集邮研究会中有人愿意分担一些翻译工作,在我们的会刊上发表。特别是德语资料很多,我却只能望“德”兴叹。我们可以征求志愿者来做这项工作。
     虽然我和国外有些联系,但交换邮品甚少。原因很简单:我国的医学邮票出得太少了。SARS倒是给了我们一个契机,2003年AIDS邮票的发行又是一个机会。
     我想中华医学集邮研究会可以搞一个SARS专题比较权威的资料,介绍给国外的邮友们。以上都是自己的想法,这些想法受这个人诸方面的限制,肯定看得不远,也想得不深。只因有话要说,就说了出来。希望和大家有更多的交流。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